会长文章

苦海无边 回头是岸——圣辉大和尚规劝十四世达赖喇嘛

2015/6/12 16:31:59    来源:文汇报    作者:湖南佛教协会  浏览次数:1650

  

苦海无边 回头是岸——圣辉大和尚规劝十四世达赖喇嘛.jpg

“佛教是一个主张和平、奉行慈悲、实践平等友善的伟大宗教。两千五百多年来,我们每一个佛陀的弟子严格地遵循、实践了这种慈悲的精神与和平的思想,使得佛教成了人类历史上唯一不曾用武力传播教义的宗教。

  佛教挥举的武器只是一把智慧之剑;佛教承认只有一个敌人,那便是我们人类内心的无明烦恼‘贪、瞋、痴’”。
  2008年4月22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圣辉大和尚在厦门参加闽南佛学院《教学大纲汇编》暨《和谐社会与道风建设文集》的发行仪式上,本报记者富义、刘宝珠就“3·14”暴乱及奥运圣火传递等媒体关注问题对圣辉大和尚进行了专访。
  记者:在“3·14”暴乱伤害平民事件里,有些喇嘛也参与其中,您作为海内外佛教知名大和尚,怎样看这个问题?
  圣辉大和尚:对 “3·14”拉萨打砸抢烧暴力犯罪中竟有穿着红袍的喇嘛和不法之徒参与施暴,在电视里我也看到了,作为一名比丘,不但深感悲哀,而且给予坚决的谴责。中国佛教无论显密,还是藏传汉传南传的四众弟子,都要求身口意三业清净,密宗上师更要做到身口意三业的清净,对众生有大悲慈、修法修悟有大成就,才是如法如律。喇嘛参加施暴,不但违背了佛教戒律,同时也背叛了佛陀的教诲,更践踏了法律的尊严,这不但是藏传佛教的耻辱,更是中国佛教的耻辱,因为藏传、汉传、南传三大语系佛教具足,才有中国佛教成为第二母国的殊荣。而现在由于那些参加施暴喇嘛的恶行和堕落,尽管他们不代表西藏佛教、中国佛教的四众弟子的形象,因为中国佛教藏传、汉传、南传三大语系的四众弟子是真心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佛教、严持戒律、遵纪守法的,可是这些少数喇嘛的暴力行为使佛教蒙上了深深耻辱。“他非即我非,同体名大悲”。所以我们衷心希望参加了打砸抢烧暴行的喇嘛能深刻反省忏悔,并投案自首,争取国家法律的宽大处理,从而改过自新。
  记者:佛教在您的眼里是个怎样的宗教?佛教有敌人吗?
  圣辉大和尚:两千五百年前,我们的佛陀就向世界庄严地宣告,佛教是一个主张和平、奉行慈悲、实践平等友善的伟大宗教。两千五百多年来,我们每一个佛陀的弟子严格地遵循、实践了这种慈悲的精神与和平的思想,使得佛教成了人类历史上唯一不曾用武力传播教义的宗教。在佛教的历史上没有一页是被战争者的火焰燃烧过,或被异教徒屠城的浓烟熏染过,或被充满宗教仇恨的无辜受害者的鲜血染红过的。佛教挥举的武器只是一把智慧之剑;佛教承认只有一个敌人,那便是我们人类内心的无明烦恼“贪、瞋、痴”。因而在我们人类的文明史上,佛教自古以来就被人们看成是和平友善的宗教。回顾历史,我们可以骄傲地说,佛教倡导的“慈悲”、“平等”、“不杀生”等慈悲思想曾为东方文明的发展和各民族之间和睦友好相处以及推进世界和平做出过伟大的贡献。 
  翻看历史,大家或许还记得阿育王的故事。在阿育王统治的28年中,是人类充满灾难的历史中最光明的一段时间。阿育王当初是想继承祖父的遗志,完全征服印度半岛。他曾入侵马德拉斯东岸的羯陵伽。公元255年,他的军事胜利反而使他感到战争的残酷和恐怖,这是战胜者中绝无仅有的。于是,他决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从此,他放弃了战争。他积极采纳了佛陀所教诲的“对整个世界施以无限的仁慈心,无论在高处、低处或地平处,不受阻扰,不怀仇恨,不报敌意”的崇高和平主义的教义,宣称今后要向世界弘扬佛教慈悲的精神与和平主义的思想。从那时起,阿育王派出去的已不再是浴血奋战的士兵,而是弘传佛陀慈悲思想的佛教徒。回首往事,我们深深地感到佛陀伟大精神的魅力所在。佛教使得阿育王名垂千古,佛教也因阿育王的信奉和倡导而广为流传。更重要的一点是,佛教在人们心灵中埋下了一棵慈悲、善良与和平的美好种子。
  记者:奥运举办在即,作为出家人您想对奥运说些什么?
  圣辉大和尚:作为出家人我随喜奥运,赞叹奥运!同时为奥运祈祷,为圣火祈祷,为世界和平祈祷!世界上只要是善良、善事乃至美好的信念以及人类对和平的追求,即使是梦想也是相通的。如果说人类对美好的事物的追求,对和平的追求是一种理想也好,是梦想也好,那么奥运会就是人类世界实现理想,实现梦想的平台。他是超越政治,跨文化的,也是超越种族,超越制度的。正像一位学者说的,不同的文化在这个平台相互展示“差异之美”,而不是在这个平台上表现“差异之争”。奥运会虽然是体育盛会,但他是神圣团结的盛会,他是神圣的,是世界的,是全人类的。所以奥运圣火不是中国的圣火,他是国际奥委会的圣火,是世界、是全人类的圣火,而中国作为奥运会的主办国,从希腊点燃和接过神圣的圣火向世界传递,不但表明了中国人民对和平的热爱,对和谐的追求,而且也是代表奥运会向全世界宣示和传递:和平、友谊、进步的精神。如果佛教徒参与到对传递奥运圣火的亵渎、阻拦、捣乱,对奥运会的政治化活动里,不但羞辱了包括藏传、汉传、南传为一体的中国佛教,同时也亵渎了奥林匹克精神,是对人类社会,人文精神的践踏。如果人类提倡善良,反对邪恶的话,那么一切破坏圣火传递,干扰奥运会召开的行为,就是我们应该反对的最大邪恶。真正的佛教徒,不分显密,无论藏传、汉传、南传,只会为奥运祈祷,为圣火祝福,绝不会干扰破坏奥运,破坏圣火的恶行,因为奥林匹克“和平、友谊、进步”的宗旨与我们佛教:“慈悲、济世、平等、无我、祥和、利他”的教义是相通的。
  记者:您怎样评价达赖集团近期的这一系列活动?从佛教教义怎样解释他们的行为?
  圣辉大和尚:肯定来讲,达赖集团这种分裂祖国、破坏奥运会、破坏圣火的传递的行为是邪恶的行为.而拉萨“3·14”暴力事件,多国“藏独”示威,巴黎抢夺北京圣火,欧美通过涉藏反华协议等等这一系列活动,其实都是西方势力与“达赖集团”精心策划的阴谋。2008由中国承办的奥运会,本来是神圣庄严的盛会,而不幸的是这一件应令全世界人民普天同庆的大事因缘,却被国际间一些不愿中国崛起,从而居心不良存心分裂中国的人,当作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来给承办奥运的中国找麻烦,而达赖集团就成为了他们的廉价工具。而受达赖集团欺骗蒙蔽,参加拉萨“3·14”打砸抢烧暴力事件的喇嘛,不但是对佛教慈悲济世教义的背离,犯了佛教不“杀、盗、淫、妄、酒”的根本大戒,更是违反了国家神圣的法律,因为在历史上从没有过奉行“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的僧侣会去打砸抢烧,会去参与分裂祖国的邪恶暴力活动。在历史上,僧侣都是奉行和平的典范,都知道离开和平,世界上的一切事业都不能成就,连佛法也不能久住。不论汉传、藏传、南传的佛教徒,都是释迦牟尼的弟子,既为佛子、当报“四恩”,所谓报四恩,就是佛教的教义要求佛教徒报“佛恩,国土恩,众生恩,师长父母恩”四恩中,国土恩就是报国家恩,作为中国佛教徒,报“四恩”是自己的优良传统。我们的国家是一个多民族国家,而西藏自元代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藏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重要一员,众所周知达赖集团分裂祖国,鼓吹的所谓不存在的西藏问题,不是西藏本身产生的,西藏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世界上不争的事实,一百多年前,十三世达赖喇嘛生活的年代正值风云变化,外患内祸,他作为西藏地方的宗教政治领袖,既要维护西藏的利益,保证西藏地方的稳定和安全,又要协调好与中央和其它地方的关系,在这种大动荡时代中,他始终坚持了爱国主义立场。1904年英帝国主义向西藏发动了侵略战争,攻占江孜,逼进拉萨,十三世达赖高举爱国反帝国主义的旗帜,反对外来侵略,谱写了一曲曲勇抗英国侵略军的可歌可泣的颂歌,其壮烈的史实千古留名。
  记者:您怎样看“西藏问题”?“达赖”这个称呼是个佛教称谓,您能向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这个称谓的历史传承以及它和国家的关系?
  圣辉大和尚:肯定来讲,没有帝国主义的侵略,根本不存在什么西藏问题;而同样的没有民族团结的水乳交融,没有国家的成就,没有西藏人民的信奉,也没有历代达赖喇嘛的福德因缘。
  “达赖喇嘛”名号始于三世“达赖.索南嘉措喇嘛,“达赖”,蒙语,意为大海;“喇嘛”,藏语,意为上师,总的意思就是在显教密教两方面都取得最高成就,是个佛学知识渊博犹如大海一样的大师。这就是达赖喇嘛名号的开端。也就是有了这个称号以后,才追溯索南嘉措的前二世为一世达赖喇嘛和二世达赖喇嘛,而索南嘉措为三世达赖喇嘛。可以这么说,没有这个称号也就没有达赖喇嘛世系。当然,那个时候的达赖喇嘛还没有后来那么有地位有权势,说足了,也还只是一个有学识的僧人而已。
  索南嘉措时期,他本人还只是格鲁派的首领,在西藏并没有地位,给他“达赖”封号的也只是地方势力的首脑。但到了五世达赖时期,五世达赖阿旺罗桑嘉措于清顺治十年(1653年)被庭封为“西天大自在佛” 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达喇达赖喇嘛”。顺治帝赐以满、汉、藏三体文字金册,满、蒙、汉、藏四体文字金印,文曰“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五世达赖喇嘛取得了清朝中央政府的支持,逐步赶走一直控制西藏局势的蒙古势力,在三世达赖索南嘉措于哲蚌寺所建的居所“甘丹颇章”内建立起西藏政教合一政权。此后,历代达赖喇嘛转世,都必须由中央政府册封。如果只选一名“灵童”就直接请驻藏大臣报清中央,请予免去“掣鉴”而直接册封。如果有多名“灵童”,那就要召集摄政和大活佛、高僧及官员到大昭寺,由驻藏大臣亲自主持“金瓶掣签”活动,将写有各“灵童”姓名的签放入瓶内摇后当众掣出,定夺达赖转世。而现在的十四世达赖丹增嘉措(1934-)生于青海湟中县祁家村,其寻访也经历了占卜、观湖、秘密寻访的过程。1939年由当时的国民政府批准,免于金瓶掣签。1940年,国民政府派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入藏主持坐床典礼。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1950年10月西藏昌都解放,11月14日年仅15岁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提前亲政。亲政后的十四世达赖给毛泽东主席写信说:在我尚未成年之时,发生了藏汉冲突的事情,甚感痛心。如今西藏僧俗人民同声呼我亲政,不得已于藏历十月八日亲政,盼望毛主席关怀,施恩于我本人和全体西藏人民。1951年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签定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从此西藏和平解放。1953年中国藏传、汉传、南传三大语系佛教在互相尊重,互相帮助,共同弘扬正法,爱国爱教的基础上空前大团结,于6月3日份成立了中国佛教界自己的组织——中国佛教协会,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被推举为中国佛教协会的名誉会长。1954年十四世达赖参加了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当选为人大副委员长。新中国成立后,由于中国人民曾经饱受帝国主义欺辱和战争之苦,更加懂得和平的珍贵,各民族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一致、同心同德、一心一意建设自己的祖国。因为各民族人民明白,没有祖国的富强,也是就没有各族人民的幸福生活。我们佛教徒也知道没有祖国的兴旺发达,也不会有佛教事业的发展。同样的道理,没有民族的水乳交融的团结,就没有达赖喇嘛的名号,没有祖国的成就,也不会有达赖活佛在西藏的集政教为一体的地位,没有西藏人民纯朴诚挚的信奉,更不会有传统的对历代达赖喇嘛的敬仰。祖国和人民可以说对我们佛教徒恩重如山,对达赖喇嘛也是恩重如山。所以历代达赖不但致力于对佛法的弘扬,而且都有爱国的情操。万分不解的是,为什么十四世达赖喇嘛没能珍惜好国家给他的信任和光荣,更没有做好弘扬佛法、爱国爱教的一个活佛的份内事。相反的走上了离经乱教去国祸藏的道路。1959年,西藏上层分子发生叛乱,十四世达赖追随逃往国外,从此开始了他四十多年在西方反华势力的利用下,寄人篱下,靠着造谣攻击祖国,欺骗国际舆论,从事分裂活动,妄图将西藏从祖国大家庭独立出去的邪恶行径。由于迷失了佛教善良的本性,也使十四世达赖喇嘛成为中国佛教史上,西藏十四位达赖喇嘛,十三位都爱国爱教,只有十四世达赖喇嘛叛国叛教。前面十三位达赖喇嘛的肉身看到十四世喇嘛如今的所作所为,法眼也会为他流下痛心的眼泪。
  记者:您了解达赖喇嘛这些年在宗教等方面对西藏有何回报?您去过西藏吗?
  圣辉大和尚: 十四世达赖喇嘛,如果还有良知的话,心里应该明白,四十多年来,他一直从事分裂祖国的勾当,可祖国却没有亏待过他,祖国对他有恩,他又对祖国回报了什么呢?长期以来,西藏佛教徒将历代达赖视为观音菩萨的化身,观音菩萨是大慈大悲的、为众生救苦救难的,可十四世达赖从59年叛逃流亡在外四十多年来,除了离经叛道、分裂祖国、祸乱西藏以外,又干了些什么呢?可以说,他没有在西藏寺院讲过经,弘扬过佛法,没有为西藏的建设盖过一栋房子、修过一条公路、建过一所学校,没有给自己的祖国做出过任何贡献,没有给西藏人民的幸福生活带来半点好处。而是西藏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中国各民族人民的支持下,各项建设事业繁荣进步,不但经济发展、社会稳定,而且以佛教文化为重要内容的西藏文化也得到了保护和发展,佛教事业更是得到了弘扬光大;只有两百多万人口的西藏,却拥有一千七百多座寺院,四万多僧人,差不多40个西藏人中间就有一位僧人。我作为内地一位汉传比丘,也曾经三次去西藏,两次代表我所在的寺院去西藏捐献善款,其中一次是应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珠康活佛的邀请去那曲地区资助学校的修建工作,又一次也是去桑耶寺捐款,为这座古寺院的修复表达我们汉地寺院的心意,另外一次是去西藏参加佛教会议,从而有幸看到了西藏的进步和发展。
  正是西藏佛教事业得到了弘扬光大,过去的翻身农奴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所以西藏人民、西藏的佛教徒都是拥护共产党、爱国爱教的。虽然在达赖集团的欺骗、煽动和组织下,有离经叛道、犯戒的僧人和西藏社会上的不法之徒制造了拉萨“3·14”暴力事件,给国家抹了黑,给西藏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了伤害。但这些人不代表西藏佛教,因为西藏大多数佛教徒都是爱国爱教的,严持戒律、遵循佛陀“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佛子在西藏比比皆是。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因果分明,历历在目。四十多年来,十四世达赖喇嘛流亡在外、寄人篱下、成为了海外反华势力的廉价工具,尽管一次次地用谎言中伤祖国,一次次制造事件,阴谋将西藏从祖国大家庭中分裂出去,但没有一次成功。虽然这次用暴力制造了拉萨“3·14”打砸抢烧事件,用暴力破坏奥运的召开、圣火的传递,使佛教和平的教义蒙受了耻辱,给国家的脸上抹了黑,给圣火的传递带去了麻烦,但其邪恶行为最后不但会遭到失败,而且十四世达赖的恶行也干不了多久了。因为佛教说有为法是无常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已垂垂老矣。行善还是作恶,因果分明,历历在目。历史也记载着十四世达赖喇嘛四十多年前没有背离祖国、背离西藏人民、背离佛教教义时的光荣,十四世达赖喇嘛一生中应该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相信也是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1954年到北京参加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中南海达赖喇嘛第一次见到了毛主席,周恩来总理,刘少奇委员长,朱德总司令等中央领导人的情景,他激动得向毛主席敬献了哈达和一个刻有铭文的金法轮,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分别发言,达赖喇嘛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副委员长,班禅喇嘛当选了全国政协委员会的副主席。这是历史上西藏地方政权的执政者在中央政府中担任的最高职务。在当时他与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的合影中,十四世达赖喇嘛笑了,笑得是那么阳光灿烂,因为当时他维护了祖国统一,祖国给了他无限的光荣和名誉。1955年,达赖喇嘛回到拉萨写了一首《毛主席颂》,在这篇赞文中,他把毛主席比作太阳,保护藏族人民的慈母,战胜帝国主义的大鹏。如果十四世达赖喇嘛能像十世班禅喇嘛一样珍惜自己活佛的身份,珍惜祖国给予的名誉与光荣,珍惜西藏人民对历代达赖喇嘛的热爱和信奉,不迷失本性而逃亡在外的话,于国于藏于教于己又都是值得多么欢喜赞叹的福德因缘。
  记者:您和达赖喇嘛都是出家人,您有话要对他讲吗?
  圣辉大和尚:我借贵报一角向达赖喇嘛进言:佛经云:“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因为善恶存乎一念间,止恶扬善就是修行,就是弘扬佛法,就是普度众生。离开了西藏人民的传统热爱和信奉,离开了国家的恩德,离开了佛陀的教诲,十四世达赖是不可能有任何成就的。西方的反华势力可以给他戴上“宗教和平人士”、“人权斗士”的桂冠,甚至给予“诺贝尔奖”的名利,让他利用这些名利去分裂祖国、攻击祖国、祸害西藏、破坏奥运,但能让他在英国、法国、美国,乃至任何一个国家盖1700多座寺院,40个人中间出现一个僧人吗?
  4月12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在海南省三亚市会见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时指出,西藏事务完全是中国内政。我们和达赖集团的矛盾,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胡锦涛主席强调,中国政府同达赖进行对话的大门是敞开的。现在双方接触商谈的障碍不在我们,而在达赖方面。如果达赖真有诚意,就应该落实在行动上。只要达赖方面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停止策划煽动暴力活动,停止破坏北京奥运会的活动,我们随时愿意同他继续接触商谈。胡主席的话不但指出了问题的性质所在,而且表明了国家不念旧恶的善意。
  十四世达赖喇嘛在分裂祖国、制造西藏祸乱的邪恶道上已经蹦跳了四十多年,除了离开祖国人民、西藏人民、离开佛陀的教诲越来越远外,到底得到了什么结果呢?所以这条邪恶的道路是一条不归之路。如果十四世达赖喇嘛还没忘记佛陀无我利他的教导;没有忘记历代达赖喇嘛转世的福德因缘;没有泯灭自己的本性和良知,就应该彻底地放下分裂祖国、破坏奥运的邪恶行径,回到祖国的怀抱中来。中国有位诗人说得好:“老是把自己当作珍珠,就时时有被埋没的痛苦;把自己当作泥土吧,让众人把你踩成一条道路。”只有这样,十四世达赖喇嘛才能在有生之年真正为祖国、为西藏做一些有益的事情。这样才对得起达赖喇嘛这个神圣的称号,才对得起祖国、西藏对自己的恩情。才有面目去见十三位前世达赖喇嘛的肉身。我们三大语系的四众弟子,希望他能在释迦牟尼佛“以戒为师,以法为师”思想摄受下,悬崖勒马,迷途归返,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记者: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了解了很多佛教知识。
  圣辉大和尚:不用客气,很高兴接受你们的采访,阿弥陀佛!

    (原文刊登于文汇报2008年4月24日C1中国佛教专版)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