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佛教网——湖南省佛教协会官方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会长专栏 > 会长讲话 > 内容

圣辉大和尚作“学习古德玄奘大师舍身求法、忘我报国、胸怀博大的奉献精神,开创新时代中国佛教的新气象”讲话

作者: 来源: 日期:2018/2/5 18:32:08 人气:440 标签:

导读:为继承和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弘扬玄奘精神。1月31日晚,由大公报、中国网、大公网、光明希望公益基金联合主办,以"坚定文化自信,助力民族复兴"为主题的第一届"致敬玄奘2017-2018大公国学年度盛典"在深圳保利剧院隆重举行,十位为中华传统文化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荣获2017中华传统文化玄奘奖之传承奖、传播奖以及终身成就奖的十位获奖者颁奖。来自全国各地的1400余名观众在深圳保利剧院现场观看了本次颁奖盛典。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湖南佛教协会会长圣辉大和尚在开幕致辞上发表讲话,以下为讲话全文: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圣辉大和尚发表讲话

学习古德玄奘大师舍身求法、忘我报国、胸怀博大的奉献精神,

开创新时代中国佛教的新气象

圣辉

   玄奘大师是我国唐朝的高僧大德,在经历了很多朝代的历史变迁后,除开佛教界,在当代、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对"玄奘"这个名字或许会相对陌生,而对于《西游记》中的那个唐僧却耳熟能详。在明代吴承恩创作的《西游记》小说里,一个阴柔懦弱、遇事没有决断的唐僧形象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人们的心中。大家津津乐道于孙悟空的时候,唐僧的原型—玄奘大师却被扭曲、被误读。一千多年的时间里,真实的玄奘大师越走越远,逐渐离开了中国人的视线,只剩下一个轮廓模糊的背影。而真正的玄奘大师、不但是举世闻名的高僧大德、佛学家、思想家、翻译家、旅行家,而且是中印文化交流的杰出使者。他毕生追求的事业和奉献精神,愈来愈为我国各族人民和亚洲各地民众所推崇。近年来很多国家的学术界、出版界和新闻媒体都发表了不少有关玄奘大师生平事迹的著作、影视作品。中国和印度还召开了一系列纪念玄奘大师的学术讨论会。从这些对玄奘大师一再的缅怀中,说明玄奘大师还活在我们心中,他的精神正在激励我们前进。

  众所周知,盛唐是中华古代文化全盛时期,也是史上中外文化交流最为辉煌的时期。而玄奘大师就是最有成就的中外文化交流使者,他用自己的双足,开创出了一条从中国经西域、波斯,到印度全境的文化之路。

  他一方面秉承广博深厚的中华史学传统,以一部《大唐西域记》的著作,为印度文明的昨日辉煌留下翔实确凿的记录;

  一方面又身负精妙玄微的印度佛学思想,翻译1335卷经书,为中华文明的多样性注入新鲜蓬勃的活力。

  因此,玄奘大师不仅被称为“印度历史的光明”,更被誉为“中国民族的脊梁”。所以真正的玄奘大师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伟大。

  今天,作为玄奘大师千千万万的后人,我们到底靠什么来继承玄奘大师的思想遗产,到底什么才是玄奘大师的真精神、真品格,令我们为之激动不已、感怀至深呢?

(一)玄奘大师在传播佛教文化过程中的执着信念和普度众生的情怀

  人们在谈到玄奘大师时,常常会谈到他的爱国主义。我觉得在玄奘大师学习和传播佛教的过程中,他表现出来更多的是以普度众生为己任的执着信念和菩萨情怀。佛教以普度众生为己任,其视野不仅超越了人与人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甚至国度与国度之间,而且将六道众生都纳入了其度化的范围。玄奘大师作为一代高僧,就是用他毕生的所作所为向人们昭示了他的执着信念和担当。

  在玄奘大师西行路过的国家中,有当时唐王朝的敌对国,比如西突厥。当玄奘大师到达那些国家时,并没有将其作为敌对国来对待,仍然为这些国家宣讲佛法。玄奘大师经过千辛万苦求来佛法,又呕心沥血地翻译成汉文字,但是他并未将此作为中国人所有的财富而独占。他翻译的这些佛教典籍,几乎同时传播到了东亚其他各国。逐渐形成了“东亚佛教文化圈”。不仅如此,他在翻译佛经的同时,还为其他各国培养了传播佛法的人才,他的愿力就是想把当时最先进的佛教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从以上可以看出,玄奘大师是怀着普度众生的情怀来传播佛教文化的,他并没有被国家、民族等观念所局限。

 (二)追求真理和坚持真理是玄奘大师的人生准则

 玄奘大师不顾个人安危,孤身西行求法,比马可•波罗早几百年单人跋涉从中国到达印度,直接的原因就是中国当时已有的佛教典籍,在有些关键问题上说法不统一,他自述所遇到的“先贤之所不决,今哲之所共疑”的问题,就有一百多处,这就是他远赴印度“求取真经”的原因。取回《瑜伽师地论》就是他的目的。

 正因为玄奘大师首先是为了追求真理,所以他到达印度之后,并没有直奔《瑜伽师地论》而去。玄奘大师一进入印度境内,就寻找机会学习各方面的知识,遇师则学,学成方行。这样,两三年后才进入那烂陀寺,开始他向戒贤尊者为时五年的学习历程。在那烂陀的学习结束后,他又在印度其他各地进行了历时四年多的参学。玄奘大师在印度十多年的学习过程中,除了在那烂陀寺接受了五年的系统学习之外,还不停地向印度各地学有专长的人参学。他求学的老师中既有大乘佛教的,也有小乘佛教的,甚至还有居士和婆罗门教的僧人。正是他追求真理、学习真理、坚持真理的精神,使他获得了巨大的成就,在佛教的发源地印度,竟获得了最高荣誉,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推崇他为“大乘天”和“解脱天”的尊称。

 我们通过了解玄奘大师在印度的学习过程,可以看到他对真理锲而不舍的追求。为了真理,他并不囿于部派之分、门户之见,甚至向佛教的夙敌婆罗门学习。而且,为了真理,玄奘大师也不会迁就于任何人情世故。在那烂陀寺,玄奘大师曾作《会宗论》驳斥了那烂陀空学高僧师子光论师,使其抱惭离开了那烂陀。后又作《破恶见论》,驳斥了小乘佛教的论点,感化了众多小乘僧人改归大乘。此外,玄奘大师在回国后翻译经典时,遇到了是否保留五种姓说的问题。因为当时中国佛教已经接受了众生皆有佛性的观点,如果确立种姓说,势必会形成与众为敌的局面,同时会影响佛教的传播与发展。但玄奘大师自己是确认种姓说的,这就需要他在求全和就真之间做一次两难选择。最后玄奘大师选择了自己认定的真理,并没有向当时的巨大压力让步。我认为,玄奘大师的这种“固守”就是他信仰坚固、坚持真理的体现。

圣辉大和尚和李四龙教授为法门寺颁发玄奘奖之传承大奖,贤空法师代表领奖

(三)玄奘大师向人们展示了不畏艰险、勇往直前的舍身求法的进取精神

 玄奘大师为了实现他13岁就立下的“意欲远绍如来,近光遗法”的宏誓大愿、而只身西行时,就意味着他开始了一个人对大自然的挑战与抗争。玄奘大师西行经过的很多地方是世界上有名的险恶之地,一般能够穿行这些地方的主要是商队或军旅等大规模团队,单个人要穿越这些沙漠、戈壁滩、大雪山,生还的可能性极小。就是到了今天,即使有大量的现代化设备为后盾,科考人员和探险人员也常常遭遇不测。1000多年前的玄奘大师只身前往,就是他向大自然和人类自身极限的一次挑战。在玄奘大师行走途中,最艰险的要算穿行莫贺延碛沙漠。玄奘大师在这八百里沙漠中,曾因缺水,人与马昏迷僵卧在沙漠中5天5夜,但是最后他还是走出了沙漠。这些对一般人而言是无法想象的,但玄奘大师在“宁可就西而死,岂东归而生”的信念指引下,完成了这一不可思议的历程。这是他个人的一次成功,也是人类与大自然抗争的一次成功。

 在玄奘大师一生中,他不仅经历了与大自然的抗争,而且与来自强权的侵扰和胁迫,进行了智能的周旋与坚韧的抗争。高昌国国王麴文泰欲留玄奘大师为其服务,先用礼遇软禁,玄奘大师不从,又用强权相威逼,扬言“或定相留,或送师还国,请自思之”。在这种情况下,玄奘大师就选择以死亡来抗争强权。绝食三天后,麴文泰终于放弃了自己的打算,不仅同意让玄奘大师继续西行,而且对玄奘大师西行提供了极大的帮助。玄奘大师取经回国后,唐太宗李世民多次劝其“还俗从政,辅佐朝廷”,他矢志译经,婉言谢绝。毕竟,他们都是手握生杀大权的帝王,对他们要求的违逆,都有很大的生命危险。所以玄奘大师遇到的这些难题对常人而言,就是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做一个选择。但最终,都以其人格力量折服了这些不可一世的帝王们。

 对财色名利的追求和对死亡的恐惧是人天然的欲望和本能,是人性的基本特征。但是玄奘大师一生的经历,向人们展示了不畏艰险、勇往直前的舍身求法的进取精神。在欲潮汹涌、道德沦丧、信仰缺位的当今社会,玄奘大师的历史性存在,就像高悬空中的日月,为我们指引着前行的方向。

 (四)玄奘大师坚守信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忘我报国的奉献精神,是我们学习效法的典范

 玄奘大师在西行出发时,是违抗国家的禁令偷越边境的,这在当时是杀头之罪。所以他为了追求真理、不顾千辛万苦、只求取得真经,因此他的西行取经、是舍身求法,以生命为代价的。非常可贵的是,他在印度历经17年的种种苦难,学习、考察和探索,不但取得了真经,并荣获了连印度本土饱学之士都毕生追求不到的荣誉、而且声望在他国如日中天,还受到了印度戒日王的多方挽留,面对印度当权者的热情挽留,他却毅然回绝“本土思渴,不敢留须臾”!于是带着最大的成就和最高的名誉,在取得真经后,又坚守回国解惑释疑、弘法利生的誓愿,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毅然回归故土,欲报国土恩、父母恩、人民恩。而在他回国后,又深受朝廷器重,并且唐太宗李世民多次劝其“还俗从政,辅佐朝廷”。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他都不为一切荣华富贵和名利所动,一心将精力放在译经事业上,真正做到了信仰坚定、报国家恩、父母恩、人民恩、三宝恩!

 玄奘大师回长安后,不但开创了中国大乘八大宗派的唯识宗,而且呕心沥血、忘我奉献、潜心译经19载,手不辍笔直至圆寂,身后留下1235卷佛经译本,成为中国佛教文化的宝贵财富。

(五)玄奘大师胸襟开阔、海纳百川的开放胸怀是中国佛教应该继承的珍贵遗产

  西行求法、取得大成就后、执意回国,不但体现了玄奘大师对祖国的热爱和报恩的赤子之心;更值得赞叹的就是玄奘大师一直希望把自己信奉的佛法传播给更多的人。而且在印期间,他还努力把中国文化介绍给印度,翻译《道德经》、《大乘起信论》为梵本。1993年,在我们敬爱的已故会长朴老的栽培下,中国佛教协会七代会上、我被当选为副会长;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中印佛教界已隔绝来往的30多年后,应全印比丘会对中佛协的邀请,作为当时中国佛教协会最年轻的副会长,我又有幸受朴老的委派,带团访问印度。在印度所到之处,印度人、特别是一般民众、当问到两国的政要时、或许都不一定回答得准确无误,但一提起玄奘大师的名字,却无人不知晓,可见玄奘大师在中印文化交流历史上的地位是无与伦比的。玄奘大师西行,历经17年之久,5万多公里行程,去过当时的大小138个国家,带回了佛教经典520箧、657部。这些佛经广泛传布到中国、日本、朝鲜以及世界各国,为促进佛教在东方的复兴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然而玄奘大师留给中国人的,远不止佛经译本,也远不止广布日本、朝鲜以及世界各国的大乘佛教,它更是一种胸襟开阔、海纳百川的开放胸怀,正如印度孟加拉僧伽大会秘书长达摩帕尔说:“玄奘大师依然活在每一个印度人的心灵深处,倘若没有他字字珠玑般的著作,我们印度的历史就不会完整。”我国伟大的文学家和思想家鲁迅称赞他为中华民族的“脊梁”,梁启超说他是“千古之一人”,他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内外讲话中着墨最多的中华文化人物之一。所以,玄奘大师的开放胸怀、是我们佛教徒应当去继承的珍贵遗产。

 时代需要弘扬玄奘大师精神,而玄奘大师精神概括成一句话、就是舍身求法、忘我报国、胸怀博大的奉献精神,因此,我们今天学习玄奘大师精神,不但有深远的历史意义,更有以下几方面的现实意义:

一、助力习近平新时代文化建设,推动佛教中国化转型。党的十九大报告对新时代文化建设作出了全面部署,佛教也应以此为契机,顺势而为。玄奘大师的一生,为唐盛时期甚至全亚洲的佛教转型作出了巨大努力,而且取得了伟大的成功。也说明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文化的发展都离不开继承传统和借鉴外来,更离不开创造性转化和创造性发展。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推动佛教文化繁荣发展,我们必须正确处理“守”和“变”、“中”和“外”的关系,做到不忘本来、吸取外来、面向未来,更好地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这就要求我们佛教的教理教义要逐步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且转化为信教群众的情感认同和行为习惯,这也是我们实现佛教中国化的努力方向。

 二、以玄奘大师为榜样,着力提升佛教信仰者的素质。玄奘大师是享誉世界的高僧大德、探险家、佛学家、译经大师,他西行取经、舍身求法的献身精神,孜孜不倦、执着信仰的学习精神,百折不挠、追求真理的进取精神,不慕荣利、心归大唐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是当前佛教信仰者的精神楷模。赵朴老早就说过:“玄奘大师,是中国佛教优良传统最典型、最圆满的体现者。”然而在全球化、多元化的今天,特别是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不同程度地冲击着佛教的“道风”,也影响着一些佛教信仰者的思想境界。因此要通过宣传玄奘大师弘法利生、高尚情操的榜样,引导信教群众坚定信仰,不忘初心,爱国爱教,树立良好的信仰风范和高尚的道德情操;同时发大乘菩提之心,利乐有情,服务社会,造福人类。

三、中国佛教应该走出去,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发挥桥梁纽带作用。玄奘大师西行取经开创了盛唐文化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先河,其意义早已超越了时空、民族和宗教的界线。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党的十九大提出对内“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对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双赢目标,而中国佛教也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有生力量。现代文明的发展为中国佛教的“契机契理”带来了巨大的运作空间。现代人需要佛教,是因为现代文明给我们带来的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的摩擦与冲突几乎无所不在。物质与精神、科技与人文、竞争与公平的关系明显失衡。佛教文化可以为人类矫正这种文明失衡提供助力,据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报道,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美国各宗教中,佛教的信众增长最为迅速。一向信奉基督教的美国,全美佛教徒人数已达数百万,各种佛教社团近2000个。可见佛教在全世界的影响力和塑造力与日俱增。我们要学习玄奘大师当年极其博大的胸怀和放眼世界的视野,与时俱进,大胆走向世界,以文化自信的气魄,宣扬中国传统佛教文化的精华,强调和合理念,主张天下为公,推崇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让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我想,在这方面佛教实在大有文章可做,前景广阔。

  “玄奘大师精神”不仅能给现代人以智慧和启迪,而且还会成为一种鼓舞民族精神的强大力量。我们应敏锐把握时代的前进方向,用中华民族的典型人物,昭示榜样,催人奋进。促推现代社会核心价值体系的构建,促进信教与不信教群众之间的理解和尊重,以便共同推进我国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和社会文明建设,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二0一八年元月卅一日

首页图片广告3
分享按钮